商城导航
  • 老挝产品
    Pokam 工厂
    元素制药
  • 孟加拉产品
    碧康制药 Beacon
    因思达 Incepta制药
    珠峰制药 Everest
    Nuvista
    耀品国际 Drug International
新闻详情

印美关系动摇 中国拉拢印度效果显著

印美关系动摇 中国拉拢印度效果显著


不久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即将设立支援印太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基金,日本和澳大利亚随即跟进,积极响应。不过,与几个月前被媒体热炒的“四方同盟”(Quad)相比较,这个基金明显缺失了一个重要角色 —— 印度。

印度对于“亚太战略”的解读令美澳日颇为失望,而中国与印度的经贸、外交关系表面上看来也在迅速升温中。有人评价,印度是“四方同盟”中最脆弱的一环;也有人认为,川普总统的经济政策正在失去印度。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之际,美国正在加紧制定一些补救措施,希望印度不会偏移到中国阵营中去。

印度对美国失望

在“四方同盟”的伙伴对印度感到失望的同时,印度对美国的失望情绪也在上升。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克莱伯垂(James Crabtree)近日以《川普正在失去印度》为题撰写了文章,指出川普政府极力拉拢印度制衡中国的政策并没有多大成效,相反,美印关系开始出现裂痕。

克莱伯垂的文章认为,川普总统的私人公司在印度有5座在建或已建成的房地产项目,印度成为该公司最大的海外市场。无论从商业关系还是从意识形态认同的角度来看,印度都被川普政府视为印太战略中的重要伙伴,美国政府的外交智囊们都将印度视为在亚洲平衡中国崛起的关键因素。

但是,美国的一些具体做法与其亚太战略的构想并不一致。克莱伯垂举例说,上个月,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马蒂斯突然取消了一次早已约定的、与印度高管的会谈,蓬佩奥给出的理由是他将出访北朝鲜,但在印度政府眼中,这样的举动被看作是“傲慢”或“轻视”。

加上之前美国政府限制H1B签证对印度外包企业产生的影响、对伊朗制裁或将引发的对印度的“间接惩罚”(伊朗是印度最大的石油进口来源)、贸易战涉及印度的钢铝关税、以及指责印度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政策,这一切,让印度人感觉到,川普总统上台时所说的“没有任何双边关系比我们(美印)之间的关系更重要”实在是有些言行不一。

“四方同盟”变三方

如果说,美国对印度的“轻视”态度部分源于其在川普政府应对现阶段外交领域众多头绪中并非首要考量,那么,印度对“亚太战略”的表态或许是美国对其感到失望的另一部分原因。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资深防务研究员格罗斯曼(Derek Grossman)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上撰文指出:美日澳印“四方同盟”的命运仍然十分脆弱,而印度是其中最脆弱的一环。

格罗斯曼认为,自从今年4月“莫习”非正式会晤之后,印度对于“四方同盟”就不再那么热心了。新德里拒绝了澳大利亚欲参加在印度南部海域举行的美、日、印联合军演的请求,这被观察家们广泛解读为印度不愿直接对抗中国的示意。6月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莫迪总理在主旨演讲中回避提及“四方同盟”的概念,回避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扩张作出批评,而是强调“印度不会将印太地区视为一种战略,或是一个有限成员的俱乐部”,这与美国防长马蒂斯批评中国的激烈言辞大相径庭。

莫迪还在演讲中表示:“4月,与习主席举行的为期两天的非正式会晤帮助我们巩固了对彼此的理解,即中印两国之间强大而稳定的关系是全世界和平与进步的重要因素。我坚信,当印度和中国在相互理解与信任的基础上携手合作,对彼此利益更为关注时,亚洲和世界将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随后,莫迪在青岛参加上合组织峰会时,不仅与中方达成合作解决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区域性问题的共识,还在共同签署的《青岛宣言》中明确提到“经济全球化进程正在遭遇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等更多挑战”,矛头直指川普政府的经济政策。

7月初,有报道称新德里向中国和俄罗斯介绍了印度版本的印太政策,其中的一个关键点在于,印度认为,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应该是印太的中心,而不是“四方同盟”或者同盟中的任何一个国家。

格罗斯曼认为,尽管在印太地区,印度与中国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利益冲突,但是,鉴于印度的这些言行,为了避免直接对抗中国,新德里最终仍有可能主动退出“四方同盟”。或者,如果印度未来在经济上越来越依赖中国,北京很有可能迫使印度退出“四方同盟”。

中印关系升温

8月1日,印度外长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在国会下议院听证会上表示:“莫迪总理和习近平主席已经建立起一种特殊的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的关系,做为一个最高级别外交接触的创造性模式,非正式会晤使得两位领导人可以不受形式和议程的约束,而就长期的、战略性的议题进行直接的、自由的、诚挚的交流”。

印度官方就中印关系的评价从未像现在这样正面而积极。当被议员们问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访问不丹的情况时,斯瓦拉吉回答说:中国与不丹的边界问题是他们两国之间的事,我们很在意的中、印、不丹三方接壤地区(即洞朗地区)的问题,已经经由各方的“成熟外交”得以解决了,“地面疆界的原状一寸也没有改变”。

在解决边境争端的基础上,中印也开始探讨解决区域内其它国家问题的2+1机制(即中印+第三国)的可能性,双方有望在尼泊尔、斯里兰卡、孟加拉、甚至巴基斯坦等国的经贸外交关系中开启类似的合作。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摒弃了以往不顾印度感受,大举进军印度势力范围的策略,而是希望与印度合作,共同开发、共同解决区域性问题,这可以被看作是中国对印关系的一种调整。

在中印双边的经贸领域,两国今年第一季度的贸易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5%。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之际,中国很有可能会向印度开放药品和农产品的市场准入。中国科技公司已经大举深耕印度,并成为印度初创公司的主要天使资金来源和商业模式导师。

据《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报道,8月3日,印度执政党 —— “印度人民党”的总书记马达夫(Ram Madhav)在印度那烂陀大学举行的“新时期印中关系互动”的研讨会上表示:“印度和中国正在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印中关系没有任何冷却的迹象。”他的这种表述与一年多前印度人民党组织“抵制中国产品”活动时的对华态度,已经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美国的补救措施

鉴于印度与“四方同盟”愈见疏远的形势,美国正加紧制定一些补救措施。8月1日,美国国会通过新的国防授权法案,可能会给印度提供豁免权,使其在购买俄罗斯武器时免遭制裁。此外,美国还宣布,授予印度战略贸易许可地位(STA-1),从而让印度成为唯一一个获得这种地位的南亚国家。这种地位将使得印度能够从美国进口各类高科技产品,包括敏感的防御技术。

作为回应,8月2日,印度政府宣布,暂缓实施对美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今年3月,川普政府宣布对印度钢铝加征关税,而印度于6月底推出反制措施,声称将于8月4日起对美国29种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包括鹰嘴豆、孟加拉豆、苹果、铁板轧制产品、不锈钢板轧制产品等。在反制举措生效的前两天,印度宣布将对美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推迟45天,以争取时间,解决印美之间的贸易争端。

此外,有报道显示,由于印度对从伊朗进口原油的高度依赖,美国可能会考虑对11月以后部分仍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提供豁免,而这一豁免主要是针对印度的要求。

与此同时,一些美国和印度的智库人士质疑中印关系升温是否能够持久,有人提及两国意识形态的差异,有人举例印度仍然不愿正面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格罗斯曼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的文章指出,2019年将是印度的大选年,莫迪总理不愿在大选之前出现与邻国关系紧张而造成国内局势的不稳定,而且,印度执政党迫切需要外来投资带动经济增长,以期在大选年为民众交付一份靓丽的政绩答卷。

不过,格罗斯曼表示:“印度的外交政策从来都是不结盟,这表明‘四方同盟’可能根本就不适合印度。印度将来或许在靠近和疏远‘同盟’之间反复摇摆,这两种决定都可以理解。”


mengjiala666@gmail.com
———————————————————————————————————————————————————————————————————————————————————————————
微信:axiang31807
互联网药品信息资格证书(粤)经营性—2022-0307